廣西日報傳媒集團主辦

一條大黃魚賣出1.5萬元!背后是他們在海上乘風破浪

  當一捧捧稻谷,一畦畦蔬菜,化作餐桌上的佳肴、成為舌尖上的美味,我們可曾想過,春寒料峭中的播種、暑熱如蒸時的勞作?面對“每年浪費糧食3500萬噸”“每人每餐浪費93克”這樣觸目驚心的數據,我們可還記得“一粥一飯,當思來處不易”的傳統?

  中國之聲特別策劃《誰知盤中餐》,今天播出《君看一葉舟》。

  久經風浪,已經成長為“船老大”

  東經121度,北緯29度,浙江寧波強蛟鎮峽山村碼頭。

  清晨4點45分,天剛蒙蒙亮,漁民王明明和父親王啟福已經來到了碼頭。王明明今年35歲,是強蛟鎮最年輕的職業漁民。如今,像他這樣的年輕人,已經很少有人愿意起早貪黑出海打漁了。

  登上小船,第一項工作是打掃,父親王啟福用海水沖洗著甲板。小船長14米,寬2米4,是鋼制的刺網漁船。這種漁船的作業方式是先把漁網下到海里,然后靜待魚兒投網。

  啟動、掛擋、前進,王明明說開船跟開汽車其實沒有太大區別。多年前,父親曾手把手地教過兒子;如今,王明明久經風浪,已經成長為“船老大”。父子二人立在船頭,迎著升起的太陽,乘風破浪,全速前進。

  20分鐘后,他們來到了昨天已經下網的地方。經過一個長夜的等待,他們究竟會收獲什么,不由得讓人心生期待。

  王明明:有魚有魚,哇,青蟹!來了,上貨了。

  眼前的景象有點出乎我的意料,因為并沒有出現想象中魚蝦亂跳的豐收畫面。四張長100米,寬5米,整整500平方米偌大的漁網,每張漁網收到的漁獲總共不到10只。零零星星的魚、蝦、蟹掛在漁網間,甚至有一張漁網收上來的全都是垃圾。

  王明明:螃蟹咬過的,也沒有賣相,就放回去,魚蝦還是會吃的。

  起網機在收網的同時,卷起了大量的污泥,不停打到父子倆的身上。為了把纏在漁網間的魚和螃蟹解放出來,父子倆不得不合力撕開漁網。這時候,驚喜出現了。

  王明明:野生大黃魚!我們這個是野生的,野生的才是精品……

  收獲了兩條大黃魚這樣的“硬貨”,外加兩條鯧魚,還有一堆螃蟹,王明明心滿意足。

  王明明:鯔魚、尖魚、還有鯧魚,另外捕獲了兩條黃魚,今天能捕到黃魚比較幸運,收獲還是比較好的。

  漁船剛剛靠岸,就被食客們圍住了

  早上8點的東海,太陽把海面燒成了一片橙紅,灼得人皮膚生疼。但工作還遠沒有結束,他們又要繼續撒網。

  漁網被重新扔回大海,新一輪的等待開始了。

  父親下網的時候,王明明火速拍了幾張照片,把捕獲的魚蟹發在了朋友圈。

  王明明:別人看到朋友圈就會預定,問我幾點靠碼頭,他就幾點過來……

  上午11點,王明明的漁船剛剛靠岸,就被聞訊而來的食客們圍住了。

  眨眼之間,兩條大黃魚、兩條鯧魚和一條鯔魚就被人買走了。

  記者:你今天捕得的黃魚能賣多少錢?

  王明明:五六百吧。以前應該就是幾角幾分錢一斤,那是我爺爺輩了。我小時候也就幾十塊錢一斤吧。

  24小時細心呵護

  才讓黃魚順利游入大海

  黃魚、帶魚、鯧魚和烏賊,是傳統的東海四大經濟魚類,其中又以大黃魚最為珍貴。王明明等候一晚捕獲的這兩條大黃魚,來之不易。當地漁業部門增殖放流,每年把1000多萬條大黃魚苗投入大海,這才有了我們餐桌上的美味。

  那么這些魚苗又是從何而來的呢?我帶您去看看。

  王明明捕獲的野生大黃魚全稱叫做岱衢族大黃魚,是黃魚中的極品。它極有可能是寧波市象山港灣水產苗種有限公司人工培育出來的魚苗長成的。

  我乘坐擺渡船,來到了位于海上的養殖基地。海面上漂浮著一塊塊帶漏洞的巨大塑料板,這些漏洞的下面,就是一個個養著大黃魚的網箱。

  負責這片海區的陳黎明把魚食放進水瓢,然后拋灑到黃魚網箱內。

  黃魚怕光,一遇到強光,身上的金黃色就不見了,甚至可能死亡。養殖人員只能在早上三四點和晚上天黑之后喂食。

  剛出水的野生大黃魚渾身金黃,曬了太陽之后,金黃會慢慢褪去

  陳黎明:三點鐘過來,把草、死魚全部撈掉,然后看網臟不臟,像這個網明天要換掉。

  采捕純正野生岱衢族黃魚親本、防止野生黃魚頭撞網箱死掉,一條黃魚寶寶能夠順利長大進入大海,離不開養殖人員24小時寸步不離的細心呵護。

  就拿保證黃魚品種純正性來說,每年9月份育苗廠都會包船出海專門捕撈野生大黃魚作為親本。育苗廠董事長鄭根興告訴我,這個過程就常常損失慘重。

  鄭根興:野生不好抓,抓好了以后靠養,養不活的,它野性大,橫沖直撞,在池子里搞得頭破血流死掉了。

  一番辛苦之后,養殖基地每年都能育出黃魚苗4000萬到5000萬條,國家會以政府采購的形式買走大部分魚苗,放流大海、造福漁民。

  捕撈的大黃魚最終進入了餐館

  王明明捕撈的大黃魚,最終進入了餐館。

  餐館人員:我今天給大家燒一條家燒黃魚。這是黃魚,這是雪菜,這是鞭筍……

  今天上桌的,是雪菜大黃魚。在浙江尤其是沿海地區,百姓家有喜事,宴席上總少不了這一條黃魚。

  食客:黃魚很鮮,很好吃,但現在全部是養殖的。

  食客:是我們寧波餐桌上必備的一道菜。比如辦喜酒或者是過年過節我們都要吃的,而且大黃魚這個肉比較鮮美。

  食客:很珍貴,來之不易,要珍惜。

  就在采訪后的幾天,王明明父子在8月23日下午駕船至離村不遠的寧海灣橫山島附近撒網,24日早上去收網時發現網里除了鯔魚和梭子蟹,還有一條金燦燦的大黃魚。

  父親王啟福說,在近海已經很多年沒有捕到這么大的黃魚了,因為野生大黃魚數量稀少,所以每斤售價高達4000元至5000元,一條三四斤重的野生大黃魚,賣到上萬元很容易,而且“有市無貨”。王明明剛在朋友圈發消息,這條大黃魚就被一位寧波的老客戶以1.5萬元搶先購走。

  記者手記

  “君看一葉舟,出沒風波里”,從一上船就暈的少年,到深知大海習性的職業漁民,海上的陽光和風浪已經在王明明的臉上留下太多痕跡,但他那雙眼睛格外有神。出海一趟,我終于找到了這份堅毅的來處。

  船上是另一個世界,手上緊握的漁網是一家人的生計。面對惡劣天氣和狂風巨浪,每位漁民的海上生活都是一部歷險記。所以說,這些優質海味能夠從茫茫大海端上我們的餐桌談何容易。希望大家在享受佳肴時,能想想那些風浪中飄搖的身影;更希望勤勞的漁民朋友們漁獲滿倉,平平安安。

  總臺央廣記者/曹美麗

  寧波臺記者/李明遠 周文斌

相關文章

高清圖集推薦

亚洲日韩国产欧美二区手机在线_国产不卡福利片在线观看_国产人碰人摸人爱免费视频